【喻黄】专属甜点师

*2018黄少天生日快乐!

*微量ooc

*私设如山

*请尽量无视BUG(你)

如果没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

-----------------------------------------------

1.

“味,味道怎么样?”喻文州紧紧攥着衣角,手心里捏出了汗,他很少这么紧张,毕竟还只是个一丁点大的小孩子。

 

黄少天在一番挣扎后还是乖乖地将一团疑似蛋糕的物体塞进嘴里,眼睛一闭,大有舍生取义的豪迈。甜腻的奶油在嘴里一点点融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可能是口味偏甜的缘故,在黄少天尝来甚至还是好吃的。

 

但他的表情仍然扭曲,装出一副“真的特别难吃这辈子都不想再吃了”的样子来。

 

喻文州一看他这幅样子,知道自己做的第99次蛋糕又失败了,一下子就失落起来。却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有这么难吃,于是拉过竹马的手,就着他刚刚没吃完的那口尝了一点。

 

“好甜……不过比前几十次都好很多了吧。”喻文州皱着眉头,看向黄少天。“那少天你怎么比上次的表情还糟糕啊?”

 

他的竹马一脸理所当然的,“因为想看你这种时候的表情啊!很稀有的!”简直就像在收集什么成就一样。

 

“那我天天做给你看?”

 

“算了算了算了你还是多笑笑吧……”可是笑的时候有种莫名的寒气啊,黄少天就这样陷入了纠结。在他一心沉浸在想象喻文州做各种表情的时候,脸上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湿意,又马上消失不见。

 

“哇啊,文州你干什么啊!”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罪魁祸首已经若无其事地在收拾餐盘了,“少天脸上沾了点奶油而已~♪”

 

“……”黄少天,罕见地语塞了。

 

“那么以后少天想吃蛋糕了就来找我吧,免费的哦。”

 

“那不行,口说无凭,要是你食言可怎么办?”

 

喻文州立刻扯下一张纸,唰唰写下几个字,递给黄少天。

 

“永久有效,以后长大了也是。”

 

2.

后来喻文州搬了家,忙碌的生活使他们无暇回忆过去。这张纸,却一直被黄少天好好地放着,压在积满尘灰的记忆深处。

 

3.

阳光正好。

 

“黄少黄少,听说附近开了一家新的甜品店,下班去试一下?”卢瀚文一向喜欢甜食,前几天牙疼的滋味不知道又忘到哪里去了。

 

一旁的女同事也来附和,“啊那家店我已经去过了,店长小哥哥超~帅的!我打探过了,还是单身!说不定你可以拿下哦~”随后托着腮遐想起来。

 

黄少天给他们头上一人敲了一下,“小卢你报表完成没啊就想着吃的,抓紧工作,今天我可不想加班,还有你也是,就知道花痴,人家店长帅不帅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看着就那么像同性恋???”

 

“是啊。”毕竟每次谈到女孩子你都一脸没兴趣。

 

“……哪里看出来的啊!我怎么说也是你们上级领导好不好,不准瞎说,奖金还要不要了?”

 

“要要要。”谁愿意跟钱过不去,还是在私底下聊比较保险。

 

4.

“~♪~♪”因为今天按时下班,黄少天心情不错,还是哼着小曲儿进了小卢说的那家甜品店。

 

店内装潢相当有格调,墙纸被粉刷成了由上而下渐变的粉蓝色,空气中浮动着美妙的柠檬汽水味,有着夏日独特的清爽感。

 

“听说你们这里都是直接手工制作啊,”黄少天拉开椅子,大大咧咧地坐上面,“真的什么都可以?”

 

店长是个温柔的人,从他眉目间的笑意就能看出来。他点了点头,“是的,先生想吃什么?”正对上黄少天的眼睛,店长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弯的弧度更大了。

 

虽说黄少天立志吃遍天下甜品,可也没有实现,到现在他也报不出几个甜品的名字,只得在脑海里搜刮有关这方面的记忆。

 

很遗憾,他只想起了幼时喻文州给他吃的甜到发腻的半成品。

 

“……要不你随便给我做点?我相信你的手艺的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应该不会差吧?”黄少天一时实在是报不出来,只好让人家自由发挥去了。

 

喻文州怎么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他才不会真的给黄少天露一手他现在学成的手艺,要不就做……

 

少天的专属甜品吧?

 

喻文州从小到大做了很多蛋糕,已经滚瓜烂熟的技巧让他做的很快,但也不失质量,只是今天做的这份,与往常有些许不同。

 

他知道的,他向来喜甜。

 

5.

“请用~♪”营业式的微笑很常见,黄少天看过很多,觉得都没有什么区别。但在他看来,这位店长笑起来,有点……

 

他又想起喻文州了。

 

该死,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从来想不起的人突然就从脑海里蹦出来了。黄少天使劲甩甩脑袋,准备开始享用蛋糕。

 

奶油口感很好,入口即化,吃多了也不会有黏腻的感觉,搭上松软的戚风蛋糕,是黄少天喜欢的那一种。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奶油蛋糕,在他尝来却是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就像小时候吃过的超甜蛋糕的改良版。

 

黄少天向来思维敏捷,立刻抬头看向忙碌的店长的身影。

 

喻文州?!

 

6.

“黄少,从刚刚开始就在翻什么啊。”合租的室友郑轩被旧物扬起的尘土呛得直咳嗽,“咳,平常也打扫一下吧,跟你合租真是压力山大。”

 

黄少天自己也被灰尘弄得够呛,却不愿意落了下风,“一些重要的东西。诶你有资格说我嘛,自己去看看地板上堆了多少垃圾,跟你这种从来不出门接受阳光照耀的人合租也很麻烦吧。”

 

知道自己不可能斗得过在某些地方很奇怪的室友,郑轩也就不再计较,把注意力转向了灰扑扑的书上。刚想随手拿起一本翻一翻,书堆就被黄少天突然护住,却因为一时的碰撞尽数散落在地。

 

原本好好夹在书页中的纸张滑落出来,历史的久远将它染成了枯黄的颜色,像蹁跹的蝴蝶,带来不曾被提及的回忆。

 

“啊,找到了找到了~”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抽出那张脆的仿佛一碰即碎的纸,“轩哥,真是多亏了你,改天请你吃饭啊。”郑轩无所谓地怂怂肩,感谢了室友难得的慷慨,随后表示自己需要补觉,回了房间。

 

要说黄少天一点儿也不记得喻文州是假的。两人怎么说也是从小豆丁玩到初中毕业的,感情深的很,黄少天却阴差阳错地弄丢了喻文州的联系方式。

 

7.

初中生活在枯燥无味的教学楼和偶尔缤纷的篮球场中即将谢幕。因为喻家要搬家,喻文州无法在这里迎接高中的新生活,在这个连每一个角落的熟悉的城镇。

 

临走那天,黄少天是笑着跟他道别的。若无其事地挥着手,嘴里喊的什么喻文州也听不清楚,风声太大,盖过了他们之间的喊话,在后来也无意地吹散了他们对彼此的记忆,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个儿时玩伴。

 

他不知道,黄少天在那天夜里哭得很凶。他不擅长把自己的情绪隐蔽起来,但也不想让挚友看见,便努力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夜里一个人的时候,思念被黑暗无限放大,黄少天想到未来可能都见不到喻文州,酸涩的情感便喷涌而出,他不明白这是什么,便理解为发小之间深厚的感情。

大概是……像两扇门吧。一扇已经敞开,引诱着他进入。却又重重地关上,只留他一人,在黑暗中徘徊,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下一道门上的谜题。

 

后来是怎么把唯一的联系方式弄丢的,又是怎么逐渐淡忘这个人的,黄少天躺在床上,想不起来,也找不到记忆的源头。一闭上眼,便是那人黄昏时招待他的笑颜。

 

怎么办,快要溺死在喻文州含笑的眼睛里了。


8.

一层薄雾笼罩在整座城市上空,朦朦胧胧的,天边弥漫出稀薄的红光,一点一点渗透,给天穹渲染上了漂亮的颜色。

 

好像起得太早了点。

 

他要找他问清楚。黄少天相信那块过甜的蛋糕是喻文州有意而为,如果不是,那他这几年倒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黄少天沿着河一路小跑,他迫不及待想去见喻文州,告诉他自己想清楚了,要跟他表明心意才行。

 

就算他无法回应也好,至少这样,自己不会留下遗憾。

 

9.

喻文州起了个大早,准备一天所要做的甜点的所有材料。余光却瞥到了一抹身影,飞速赶来后又小心地躲好,多少也能猜到是谁。

 

真是可爱至极啊,我的少天。

 

最后实在受不住喻文州的眼神和笑意,黄少天自己乖乖出来了。喻文州明知故问道,“这么早可还没开门呢,先生来这儿做什么?”一边说着没开门,一边又彬彬有礼地示意黄少天进店坐坐。

 

真是演得一手好戏,不做演员真是可惜了,还特意挑这么一个日子,这人果然是算好了一切。黄少天腹诽着竹马,准备给他个措手不及。

 

“喻文州,我们摊开了说,”黄少天递出纸条,盯着对面人,“当年你说好的,永远不收我的钱,对不对?”

 

喻文州看着这张纸上的幼稚笔迹,稍稍有些惊讶。却仍然面不改色道,“对,少天。确实永久有效。”

 

从喻文州口中听到熟悉的称呼,黄少天心头一动,差点乱了阵脚。“好。为了弥补我昨天出的钱,现在我追加一条,没意见吧?”

 

“好好好,你说。”喻文州拼命憋着笑,他实在是太喜欢黄少天这副样子了,昂首挺胸的,威风地像只小狮子,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可爱。

 

“以后,必须给我做一辈子的甜点,你刚刚答应的,不许反悔!”黄少天直勾勾地看着人,好像要从那深海一般的眸子里看出点什么。一时失神,便又沉溺其中,出不来,也不愿出来。

 

“好。”喻文州笑意更甚,他没想到他的少天竟如此直白可爱,还真是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惊喜,“一辈子,只做你的甜点师。”

 

10.

“生日快乐,少天。”

 

“有兴趣和你的专属甜点师共度这个特殊的日子吗?”

 

---------------------END---------------------

天: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跟以前也有些不同了吧!

鱼:少天的眼睛是真的很好看,像小太阳呢。

天:就凭这个啊////▽////

鱼:那么少天又是如何肯定我喜欢你的呢?

天:……我不肯定啊,当时你要是拒绝,我就马上走人了!你当时不也是演技一流,害我差点说错话,说,你怎么补偿我!

鱼:余下的生命都补偿给你啦,贪心可不好哦?(啾

天:唔……?

-------------------真·END-------------------

评论
热度(37)
© 天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