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血色人偶 02

突然就想写这个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呢……

意思意思at一下催文的人吧

 @二毛     @海盐hy。 


上文戳我

---------------------------------

影子出现在黄少天的眼前。


我又不是张佳乐那个幸运E,怎么可能这么背呢哈哈哈,不会的,这肯定不是什么大BOSS……


黄少天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又一遍,不愿相信。


是的,不愿。


他当然知道,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在午夜时分来这种鬼地方。


除了他自己。




喻文州待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久到,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那个男人把他创造出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喻文州不知道,也一点也不想知道。


有的时候,真相根本就是害人的东西。


尽管不明白那个男人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喻文州还是非常敬畏他,也许是因为创造者与被创造者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吧。


喻文州不得不这样做。


只有在午夜,喻文州才能有机会,从一个人偶,变成一个能动能说话的人。


当然了,这其中的过程,可能有些令人作呕。


喻文州不在乎这些,从他“出生”起,他的职责似乎就只有一个。


打扫房子。


那个男人从来都不会让他做其他任何事情。


直到那个男人的死去,喻文州也不会做其他事情。


至于如何维持生命,喻文州完全不需要考虑。


人偶还需要补充什么能量呢。


但是,就算不是人,长时间待在这种诡异的地方,也是会很无聊很无聊的。


是的,喻文州只觉得无聊。


如果换成一般人的话……估计已经在崩溃边缘了吧。


偶尔进来几个不要命的人类,喻文州也挺乐意陪他们玩玩。


反正最后也要被它们吃掉,还不如在死前轻松一下呢。


喻文州把这种事情称为“很轻松的事情”。


距离上一次有不要命的人类进来,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同样,久到喻文州记不清。


“你好。”喻文州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点。


“啊你好你好,我是个探险家,很厉害的那种!”黄少天盘腿坐下,像是松了一口气,“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呀,也是和我一样的探险家吗?啊啊正好碰到,一起走做个伴?你知道,长时间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走是很郁闷的balabalabala”


喻文州待在这里那么久,见到的人虽然少,但也从没见到说话这么利索的人。


他见到的人,讲话都是这样的——


“你,你,你……”指着自己半天,除了“你”啥都憋不出来的。


“鬼,鬼,鬼啊啊啊啊!”一下子瘫坐下来,往后挪几步,拼命叫喊的。


“我我我我,一定是疯了……都是在做梦……”抱着脑袋,嘴里念念有词的。


总之,没人跟喻文州说过一句正常的话。


搞得喻文州以为人都是这样子的。


而眼前这个人,简直是刷新了喻文州的世界观。


虽然喻文州的世界,只有这一栋偌大的房子罢了。




“诶你怎么了?说句话呀?”黄少天的手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试图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喻文州轻笑一声。


决定了,就陪这个话多的人多聊聊。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后面,就像跟在相识多年,信任无比的人身后一样。


一路上,黄少天的嘴皮子几乎就没停过,也不知道到底哪来的话题。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爷的少,天空的天!怎么样,很好记吧哈哈哈哈哈……诶对了,你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黄少天的声音可不小,一直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


“嘘——”喻文州捂住黄少天的嘴巴,警告道,“声音小点,我可不保证它们不会发现你。”


嘴唇上的触感分明告诉着黄少天,这个人,没有体温。


对于喻文州说的话,黄少天不可能听不出来蹊跷。


喻文州的样子,就像是住在这栋房屋里的主人一样,每一个角落都很熟悉。


他话里的“它们”,明显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黄少天不是很想知道“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


知道了,可能就危险了。


月光艰难地穿过积满灰尘的玻璃窗,给古旧的木地板铺上一层浅浅的银白色。


-----------------TBC----------------

 

 
评论(13)
热度(26)
© uni-|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