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酸奶

之前的存稿,一直到30号都不能更百日,于是拿这个来混一下。


不要吐槽文的名字。


-----------------------------------------------------------------------------

八月,烈日炎炎。相比其他城市,广州简直就是一个蒸炉,街道上都可以蒸包子吃了。偶尔有凉风轻轻拂过这片城市,都是对炎热夏天的慰藉了。



这样的天气,街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居住在广州的人们十分了解,在六七八几个月里,上午,中午出行简直就是不要命。然而,房屋中的人们似乎也不是那么惬意。比如,喻文州家里。



喻文州本人总是干干净净的,他喜欢穿浅色的衬衫,嘴角牵起的笑容就像是他身上的衬衫一样,纯净得如同微波泛起,轻风拂过。喻文州整个人都清清爽爽,只是家里的另外一位成员比较闹腾。



“文州文州,家里还有没有冰淇淋啊,没有空调吹我要被烤熟了啊,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停电呢,冰箱里的东西都快化掉了吧,说起来冰箱里都有什么东西啊,让我想想……好像还有几盒酸奶……文州文州,冰箱里有什么东西啊……”黄少天在这么炎热的情况下还讲这么多话,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去问过居委会了,他们说是电路维修,明天中午前就能修好的,少天。喻文州顿了顿,又补上一句“冰箱里只有酸奶和一堆化掉的冰淇淋了。”



黄少天一听这话,立马在床上摊成了一个“大”字形:“搞什么电路维修,这不是要逼死人嘛……大热天的没有空调简直是要人命啊!冰箱里只有酸奶了?来拿一罐喝点……”黄少天话还没说完,突然就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对啊,还有酸奶嘛!”



黄少天像是忘记了炎热,一溜烟儿就跑了出去,飞快地带回了一罐酸奶。



“这是什么牌子啊……”黄少天看了看包装盒,自言自语道。



喻文州坐在床头,把头靠过去也看了看:“少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黄少天侧了侧头,满怀好奇:“什么什么?文州你快说!”



“可能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少天。”



“哎呀,你快点讲啦!”



“嗯。那年,我们还在上高中……”



黄少天一听,马上羞红了脸:“什么嘛,原来是那件事情……”



“少天想起来了?”喻文州嘴角的笑容不知不觉中加深了。



黄少天没有接话,马上自顾自地喝起了酸奶。“啊,这酸奶怎么也没有吸管啊……”黄少天愤愤地拉开盖子,直接倒进了嘴里。“诶,我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可以直接倒呢?”



喻文州靠过来,脸上带着温(xin)和(zang)的笑容:“少天,我也想尝尝酸奶的味道^__^”



一见他靠过来,黄少天立即往旁边挪了一点:“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想喝酸奶呀。”喻文州说着还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模样。



“这酸奶可没有吸管啊,难道你也要直接倒了喝?还是……”还是像上次那样用手。黄少天没敢说出来,他怕喻文州真的会让他用手来喂,太羞耻了。



“这次不用手了,少天。”喻文州认真地拿过黄少天手上的酸奶。



黄少天刚刚才喝了一口酸奶,还没咽下去,就感觉自己的唇上传来一阵温暖带着湿气的触感。



“唔唔唔……你,你干嘛……”



趁着唇瓣相离的空隙,喻文州又补上了一句:“既然不用手了,那就用嘴来喂吧^__^”说罢还舔了舔嘴唇,“正好也想尝尝少天的味道呢。”



不愧是心脏。黄少天在心底碎碎念。



虽然已经接吻过很多次,但是黄少天每次都特别敏感,就平时的肌肤间的摩擦都会使他浑身颤抖,更别说接吻了。



对于喻文州这次突如其来的亲吻,黄少天却不仅没有不适应,甚至还在主动迎合。



没有完全咽下的酸奶顺着嘴角淌下,两人忘情地互相啃咬着对方的唇瓣,直至红肿才舍得松开。灵巧的舌尖彼此追逐着,酸奶在不同的口腔中流动,把两人的兴致达到了最高点。



一方的主动迎合使这个吻越来越深,越来越不舍得松开。一直到喘不过气来,才肯短暂的分离。



喻黄二人喘着粗气,黄少天面带潮红,手还搭在喻文州脖子上。



“少天兴奋了呢。”





一夜春宵。

(这里只是一个下划线而已哈哈哈哈

并不是链接)


-----------------------------------------------------------------------------

没错这里没有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夜春宵这个词真是太棒了。



 
评论(7)
热度(96)
© 天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