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至今他们还没搞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巧

*2018喻文州生贺

*OOC预警

*欢迎捉虫

*稍微有点智障

*求心求推求评论啊


提前祝我喻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


这是喻文州这个月第三次点外卖。

 

也是第三次被送错外卖。

 

“你好……”喻文州简直想给这个电话一个备注,“您又送错了。”

 

喻文州是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三次点外卖每次都被送错,而且送的还是同一个外卖小哥。

 

那人看起来真的不像一个规规矩矩工作的,一头染成的金发,耳朵上好几个耳钉,怎么看怎么像外头不正经的小混混。

 

“……”结果电话打通了那边还没有应答,喻文州突然就很想投诉他。“您好?听得到吗?”

 

对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噪声,像是大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声,“听得到听得到,我这儿有点吵,您说吧……”对方声音很大,好像怕人听不见一样。

 

于是喻文州也跟吼似的在那儿讲话,“我说,你又送错了,这个月第三次了,我在考虑要不要投诉你!”

 

真的是讲个话累个半死。

 

对面突然又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好了现在安静了,您再说一遍好吗?”

 

“……”还能说什么呢,喻文州认为这人是故意的。

 

“这个月第三次,你给我送错了外卖,是不是有点太巧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每个人都是送错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面诡异的停顿了一小会儿,貌似是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觉得……会不会是店主弄错了?”

 

幸好他碰上的是喻文州,这么一个好脾气的人,否则早就该被投诉个七八百次了。

 

“……我觉得不太可能。”

 

于是那快递小哥又去了店里,告诉店主拿错了,然后去喻文州家里。

 

上楼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怪不得每次到这里都感觉自己下班回家了。”

 

开了门又连道好几声不是,这事才算是平下来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他还是被投诉了。

 

来自其他客户。

 

“我觉得我不适合干这行。”黄少天一脸惆怅地喝了一口果汁。旁边的郑轩看了他一眼,“……你只是打个工好吗!”

 

“对了对了,”黄少天放下杯子,“我都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情,难道是系统在耍我吗,我点外卖这么多次都没碰到过,真的是很神奇啊……”

 

郑轩敲敲桌子,“说重点。”

 

“哦好,”于是黄少天把三次送外卖都送到同一个人手里并且每次都送错的事情跟郑轩说了一遍,包括发现自己家住在他楼上的事实。

 

然后郑轩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前一个是挺巧,至于后一个……在这种事情上我真是怀疑你的脑子长到哪里去了。”

 

黄少天当然不服,“你说我脑子不好?我就靠脑子考上xx大学的好不好,你也知道那有多难考,说的好像你考上了一样。”

 

“至少叫我送外卖我是不会送错。”

 

“那首先你得愿意送才行啊。”

 

“……行行行别把话题扯远,我觉得吧,是挺巧的,那个人居然没被你给气死也是很神奇,而且他居然住你楼上?”

 

黄少天托着下巴,一脸不情愿,“是啊,以后要是让我碰到他不是很尴尬吗!不行我要搬家。”

 

“……算了随便你吧,跟我也没关系。”郑轩停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凑近了黄少天,“说不定是缘分呢。”

 

黄少天推开他,“去去去,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谁说你喜欢他了。”郑轩当然知道黄少天的性向,从好几年前就表现出来了。

 

所幸,黄少天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看见喻文州,明明就住一幢楼里的,偏偏一次都没有碰见过。

 

不过黄少天没有很仔细地看过喻文州,因为每次去送外卖的时候不是匆匆忙忙的,就是低头致歉,根本没有好好看过喻文州本人。

 

见了不认识也正常。

 

更何况喻文州本来就不常出门,出门一般都是买些必用品。

 

比如,这天就是喻文州两周一次的出门时间。

 

嘀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青年,从额前细碎的发丝来看,应该是将头发染成了金色。就算戴着帽子,喻文州也认出来了,见了六次,三次是正常的送外卖,三次是道歉和补送外卖。

 

这个年纪和他相仿的人第一次让喻文州有种想投诉的冲动。

 

但毕竟是一幢楼的邻居,喻文州还是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是了不得,喻文州笑起来本来就好看,黄少天还真的有一种心跳漏一拍的感觉,说出去挺丢人,被一个陌生人的笑容撩到。

 

不过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到过,好像还是不久之前,不过黄少天是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对于黄少天来说,现在他刚刚见过喻文州,现在的喻文州对他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

 

可是对于喻文州来说,他见了黄少天第七次,

 

虽然只是见了面而已。

 

然而命运的巧合是非常多的,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尤其多,甚至有点过于多了。

 

比如,两人在游戏里也认识。

 

互动还是非常多的。

 

黄少天还沉浸在电梯上喻文州对他的笑,觉得碰到了自己的男神,开心地点开游戏,状态格外好。

 

索克萨尔:夜雨今天状态不错呢^_^

 

夜雨声烦:那是,今天特别开心,感觉碰见男神了,你不知道那人笑起来有多好看,虽然是个陌生人但是我总是感觉在哪里见过他,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哦?你喜欢他?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可能吧!总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哈哈哈哈反正住一幢楼肯定以后也能碰见的!对了对了,索克我们连一次麦吧,认识那么久一直没有连过呢!

 

索克萨尔:别吧

 

索克萨尔:我这边条件不太允许^_^

 

夜雨声烦:好吧好吧要是有机会直接出来面基就好了

 

索克萨尔:嗯

 

喻文州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对“夜雨声烦”这个人的印象刷新了一下。他以前一直认为他应该是一个阳光开朗的男孩子,没想到是一个话超多的女孩子。

 

这可真是有一点出乎意料。

 

不知不觉,喻文州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情感咨询师,“夜雨声烦”有事没事总要找自己,一说就是一大堆,好不容易挑出重点,又发来一大堆。

 

从这些重点中,喻文州竟然串出来一个故事:

 

夜雨是一个非常热心但是有时候会好心办坏事的女孩子,而她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男神”大概是个宅,夜雨对这个宅一见钟情,但是这个宅不常出门,夜雨好几次想跟踪(???)到他家里都跟丢了,大概是因为夜雨熟人多,随便碰到一个都会聊个半天……以至于夜雨没有一次成功跟到这个宅。

 

其实喻文州很想告诉夜雨,喜欢就去追啊!就去表白啊!但是回过头来想想,让一个女孩子去主动搭讪好像不太好。

 

而且喻文州认为,那个宅非常迟钝,怎么样也该发现有一个妹子一直跟着自己吧,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怕不是个gay。

 

喻文州打开冰箱门,空空如也。好的,该出门了。

 

他随手披上一件外套,刚想上电梯,却意外地碰见了黄少天。他看见黄少天非常诡异地朝这里看了一眼一眼又一眼,看得喻文州都有点尴尬。

 

简直想现在发个帖子:楼道里总有一个类似变态的人盯着我看我该怎么办???

 

喻文州当然没有忘记黄少天,那个三次送错外卖的小哥,只是没想到是个……

 

毕竟是邻居,喻文州决定去向他问个好,顺便交个朋友也是不错的,其实他更希望得知的是黄少天并不是一个变态…………

 

当然了,黄少天怎么可能是变态呢。

 

喻文州刚想走过去跟黄少天打声招呼,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夜雨声烦:索克!!!!

 

夜雨声烦:怎么办他朝我走过来了!!

 

夜雨声烦:索克你在吗!!

 

索克萨尔:我在外面^_^

 

夜雨声烦:不要紧不要紧,帮我出个谋划个策呗!!

 

夜雨声烦:他好像在回消息!!!

 

索克萨尔:……要不你先听听他说什么吧

 

夜雨声烦:好好好好好好

 

喻文州一抬头,直接撞上了黄少天的目光,他突然不是很想去搞好邻里关系了。

 

这……总觉得有点恐怖啊。

 

“你好?”喻文州远远地就打了声招呼。

 

然后他看见对方激动地在手机上敲着什么。

 

然后自己手机响了。

 

夜雨声烦:他就跟我打了声招呼!!!!

 

索克萨尔:那你这么激动?

 

索克萨尔:等会儿,我有点事

 

夜雨声烦:别啊别啊别啊

 

夜雨声烦:……算了你有事就去忙吧

 

喻文州觉得都跟人打招呼了还看手机不太礼貌,虽然对方同样在看手机。

 

而黄少天,正尝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至少是像个普通的陌生人一样,“你好啊,我叫黄少天,刚搬来这里,就住楼上的!”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驳回,明明都搬来有好一阵子了,果然是故意的吗。

 

结果……就非常尴尬,两人待在电梯里,一直没有说话。

 

喻文州觉得自己搞好邻里关系的计划失败了,决定快点买完东西快点回家继续给夜雨出出主意。

 

然后非常巧合的,非常非常非常巧,他发现黄少天居然跟自己同路,或者说,是刻意跟了自己一路。

 

夜雨声烦:卧槽索克你还在吗

 

夜雨声烦:尴尬死了刚刚!我们就待在一部电梯里结果谁都不说话!

 

索克萨尔:那你现在?

 

夜雨声烦:我跟着他呢!!

 

索克萨尔:对方十有八九是发现你了……

 

夜雨声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夜雨声烦:我觉得自己藏的还算好啊

 

夜雨声烦:!!好像是真的!!他好像走的越来越快了!

 

夜雨声烦:我们开语音吧!!

 

夜雨声烦:我想我得跟上他

 

索克萨尔:你还是别那么做

 

索克萨尔:如果是我的话,发现一个女孩子跟在自己后面跑是会很困扰的

 

夜雨声烦:我想也是……

 

夜雨声烦:等等不对啊!女孩子???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是女孩子了???

 

夜雨声烦:老子是正宗的男性啊!!

 

这回轮到喻文州蒙了。也就是说,夜雨声烦是男的,他说的男神当然也是男的,夜雨喜欢他,那么夜雨是个gay……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索克萨尔:总之一直跟着人家不太好^_^

 

夜雨声烦:喂喂喂你为什么这么淡定啊!换做我的话把人家性别搞错会很尴尬的啊!

 

黄少天停下脚步,准备开个语音跟索克萨尔好好聊一聊,毕竟语音比打字可快多了,不用等索克萨尔打字……

 

虽然可能只是他自己打字打太快了而已。

 

夜雨声烦:我开语音了啊

 

“听得到吗?”

 

对面很吵,全是马路上车的声音。

 

“我这边信号不太好……”虽然声音断断续续的,但是黄少天还是听到了对面说的什么,而且由衷地感觉这索克萨尔声音实在好听。

 

黄少天决定碰碰运气,“……你哪里人?”

 

“G市。”

 

“我也是!具体哪里的?”

 

于是喻文州报了个全,甚至连自己现在在哪条路都说明白了。

 

“……索克你没在蒙我吧,这也太巧了吧!!为什么我也刚刚好就在这条路啊!我不信啊!”

 

黄少天刚刚那一下喊得挺大声,周边人全朝他看,当然包括了喻文州。

 

喻文州是其中最震惊的人。

 

他先是听见手机里的声音,接着马上听到了现实中传来的声音,于是顺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看见黄少天一脸尴尬地跟周围人解释。

 

不是吧……

 

哪有这么巧啊……

 

喻文州尝试着把黄少天和夜雨声烦联系了一下,发现……

 

也没有什么违和感啊!

 

其实喻文州对夜雨声烦还是很有好感的,想想就感觉是非常耀眼的小太阳吧,结果还真是……非常耀眼啊。

 

不由自主又朝着黄少天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把黄少天给激动坏了。

 

“索克索克索克!他刚刚又对我笑了啊!不过想想每次看见他跟别人说话好像都是笑眯眯的诶,太太太太温柔了吧!完了完了要是让我碰上他我肯定被秒。”黄少天打发走了周围的人,又开始朝前走。

 

“有这么夸张?”喻文州边说着边朝黄少天走过去。

 

“他走过来了啊!!!!”

 

“你怎么这么迟钝呢……”

 

“啊?什么?等等……”

 

喻文州朝黄少天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笑的开心。

 

-------------------------------------

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

 

“生日快乐啊文州!”喻文州刚一回家就被抱了个满怀,“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一桌的白斩鸡菜,显然是黄少天亲自下厨的。

 

“来尝尝尝尝,评价一下。”黄少天推着喻文州到餐桌前,拉开椅子,请寿星入座。

 

“今天怎么自己做饭?”喻文州看了看自己刚刚买的菜。

 

黄少天不知道在拿什么,听到问话探了个头,“说什么呢,今天你生日啊!怎么能让你下厨?”

 

喻文州尝了一筷子,黄少天厨艺确实有很大进步,笑道,“少天,你不会一直在偷偷练习吧?”

 

“练习什么?做饭?没有啊!这不是你生日吗,我一激动一开心就突然进步了啊!不行啊。”黄少天拿了瓶酒出来,喃喃自语,“喝一点点应该没什么关系。”毕竟两人都是不怎么喝酒的人。

 

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先醉的人居然是自己。不过确实在情理之中,喻文州一直都是一点点一点点地喝,几乎只是抿了几口,而黄少天喝的倒是爽快,没一会儿就眼神迷离晕晕乎乎的了。

 

喻文州看着醉倒的恋人,笑的有点耐人寻味,“少天,那时没投诉你,现在可要还回来了?”


--------------------END--------------------

可以的话帮我挑下错别字orz


 
评论(6)
热度(74)
© 天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