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蓝雨众人至今也没明白当时副队多次离开训练室的原因

*文不对题

*花吐症

*ABO

*HE请放心食用

*OOC预警

*BUG一大堆

-------------------------------------------

“少天?”喻文州靠着宿舍门,侧头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好些了吗?”

 

几声剧烈的咳嗽声从门缝透出,黄少天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些,“没事啦队长!不用这么担心了,快去训练室吧。”喻文州还想多问几句,但想到黄少天一向的习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好。”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黄少天总算松了口气——就怕队长一直追问。呆呆地盯着一地繁花看了许久,才慢慢起身打扫干净。这太麻烦了,要不下次吐花坛里去吧?也算给花施施肥。

 

事情还是发生在一个星期前。

 

“靠……”黄少天看着手心里躺着的一片花瓣,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什么玩意儿啊……”

 

突然,作为联盟里为数不多的Omega的黄少天,灵光一闪,“靠!不会是怀了吧!”不过很快他就狠狠地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从来没听说过谁孕吐还吐花出来的。”

 

说到花,黄少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佳乐——同样是联盟里为数不多的Omega。

 

——“喂?”

 

——“张佳乐我跟你说啊虽然我知道有点不可思议但这真的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飞来G市或者我飞到Q市。”

 

——“……黄少天啊。”

 

——“嗯哼?算了不跟你废话了我就直说了吧我怀疑我怀了。”

 

——“???啥?!谁干的?!”

 

——“呸呸呸不是不是不是你当没听见吧,口误而已别往心里去。嗯是这样的,我吐花出来了。”

 

张佳乐瞪大眼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佳乐你说话呀?”黄少天拿开手机,确认了对方没有挂断,“怎么了怎么了?”

 

“咳咳,”对方清清嗓子,“你大概患了花吐症,我以前得过这病,你放心,不是什么绝症,我现在跟你说不清楚,这样吧,过几天就是蓝雨对微草,问问王杰希,他知道。”

 

张佳乐说这么多,黄少天还真有点没听懂,随便应付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黄少天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已是一地花瓣。怪不得说话的时候总是感觉怪怪的!说句话都会吐花的吗!

 

问老王干什么?难不成他还是个郎中?黄少天抓抓头,在搜索框里输入“花吐症”三个字,没有任何搜索结果。

 

一个早上,黄少天不知道离开训练室有多少次,还几乎不说话,这太反常了,自然是引起了队友的疑惑。

 

“不像是上厕所啊……”李远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一副深刻思考的样子。

 

徐景熙直接朝他头上来了一拳,力度正好,“废话!你见过谁每隔十几分钟就去一趟厕所的?”

 

卢瀚文弱弱地举起手,“我见过……”

 

徐景熙瞪了他一眼,“人家那是得的病!黄少有可能得这种病嘛。”

 

一直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郑轩发言了,“我觉得是水喝多了。”大家都朝他看,看得郑轩又趴回桌子上。

 

“我觉得没必要这么慌啦,”宋晓喝了一口水,无所谓地摆摆手,“说不定下午就好了。”

 

“……你倒是淡定。”

 

卢瀚文又有了新的想法,年轻人嘛,思维转得快,“我觉得啊……”话没说完,就被大家的安静吓了一跳。

 

“聊什么呢?”温和的嗓音骤然出现,所有人瞬时都回了原位,“没什么没什么,这就训练去。”于是结束了“圆桌会议”。

 

喻文州挺担心黄少天,毕竟午饭还没吃就匆匆离开,说是身体不舒服,还请假了一个下午。

 

而且……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明显加重了。这半天下来,一进训练室就是一股桔子汽水的味道,幸好只有喻文州和卢瀚文是A,其他人闻不到。闹得卢瀚文一直嚷着要喝汽水,其他队员都是一脸懵的,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要喝。

 

接下来的几天,黄少天也只是断断续续地参加了训练,拼凑在一起,不过是不到两天的训练量。

 

他知道不该旷了训练,可是不定时出现的呕吐感让黄少天不得不离开训练室——要是让大家看到自己咳嗽咳出来或者吐出来花瓣就不好了。

 

原本黄少天没有这么害怕的,可是上次比赛之后跟王杰希的谈话彻底把他的一切希望浇灭了。

 

“花吐症?”王杰希抱着双臂,斜眼看着他,“你问这个干什么?”“你管啊!你只要告诉我表现症状,起因,额……还有解决方案就可以了!”黄少天才不愿意告诉他是自己得了这个什么花吐症呢。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一张口就一朵花,当我傻的吗。王杰希暗暗想着。

 

“一点诚意都没有啊……”王杰希看着黄少天,“我也可以选择不告诉你。”

 

“靠……”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还是有求于人,“好吧好吧,最近我一说话就吐花出来,还一直咳嗽,一不留神就吐一地花。”

 

“花吐症呢……有得治,就是麻烦了一点,”王杰希慢条斯理的,“你自己可能没感觉,但出现条件就是,你有暗恋的人了,还爱得深沉。”

 

“可是!”

 

王杰希看了一眼地板,“……把地上弄干净,别说话了。如果你暗恋的人没有明白你的心意的话,短时间内,你就会死去。”

 

“不过看你的样子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暗恋谁吧?”

 

“和暗恋之人接吻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黄少天瘫在床上,感觉又难受了,回想了一遍王杰希说的话。

 

要是我一直找不到暗恋的人怎么办啊,短时间死去……那队长肯定会想我的,最近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要不告诉队长吧?队长一定会很担心的。

 

突然又有感觉涌上喉咙口,好巧不巧,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熟悉温柔的声线,“少天?没事吧?”抑不住了,剧烈的咳嗽声被喻文州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伴有桔子汽水的味道,甚至挤过缝隙,飘向喻文州。

 

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队长会推开门,看到自己不停地咳嗽,伴着花瓣。

 

喻文州确实这么做了。

 

香草的气味包裹着黄少天,莫名的,他觉得好受了不少,这味道……是队长的信息素。队长的信息素!队长是个Alpha啊!黄少天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看起来好像不是太惊讶,轻轻地把黄少天抱在怀里,努力抑制自己,只是带有安慰意义的,抱着黄少天。

 

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了,黄少天甚至在喻文州信息素的包围下有种安心的感觉。从第二性别分化以来,黄少天就对Alpha有种莫名的排斥感,唯独对喻文州,没有敌意,没有排斥,剩下的只有信任,和并肩时的安心。

 

就算是本能的想要逃离,黄少天也因为花吐症的折磨没办法逃了。

 

有种隐隐的,不知名的感觉从他心底升起,闭上眼,与队长在一起的片段接二连三地像放电影似的出现。

 

黄少天好像终于找到了。

 

第二天早晨,他的脑袋还有点晕晕乎乎的,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在做梦,那么不真实。

 

稳稳当当地过了一个上午,黄少天丝毫没有要咳嗽的感觉,说话也不吐花了,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大概真的是忘了昨晚的事。

 

当然了,队友们也觉得奇怪,于是又开了一次“圆桌会议”。

 

“今天黄少居然来训练了。”卢瀚文首先发言。李远敲了他一下,道,“说得好像小卢你很希望黄少不来一样。”“没有好吗!”

 

徐景熙托着下巴,思考地倒是很认真,“说不定是之前生病了。”

 

“我看啊,就别太追究这种事情了。”宋晓仍然不对这事感兴趣,“我早说过,不会是什么大事。”

 

郑轩抬起头,“其实……”结果又被其他人打断。


黄少天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这怎么不是大事了,差点就没命了!看来花吐症是好了,难道是队长……

 

卢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黄少天身旁,轻声说道,“黄少,你的身上有一股香草的味道哦。”

 

没错了!

 

蓝雨副队刷地站起身,把队友吓了一跳,于是他们讨论地更加热烈,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发现身后队长笑得深沉。

 

------------------- END-------------------


番外:

 

花吐症给黄少天带来的疲惫太多太多,没办法思考,只得沉溺在香草气息里,渐渐失去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在喻文州怀里。

 

再怎么说,喻文州也是个Alpha,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人,对于黄少天突然的发情,他怎么会坐视不管。

 

但他知道,不能伤害面前这个人。

 

找到黄少天颈后的腺体,然后咬下,做了一个临时标记,或许这样黄少天能好受一点。翻找出抑制剂,给他服下,抱他到床上,掖好被角。

 

一系列的动作流畅无误,甚至没有一丝慌乱。不忘在他唇上留下轻柔一吻,在耳旁轻声说,“少天怎么能不告诉我呢,花吐症的事。”

 

---------------------------

“队长队长队长,当时你怎么知道我暗恋的是你啊。”黄少天缠着喻文州,不放他走。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秘密。”

 ----------------------------------

郑轩:其实那天我路过了黄少的宿舍……好奇心使我留了好久……于是我看见了一切……


---------------真.END---------------

 真庆幸我没有忘记这是个ABO世界观orz

希望看得开心呀

 

 
评论(17)
热度(214)
© uni-|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