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BE】那年

 @梦寒_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你点的文ww请签收!


我果然不是很会写虐文


----------------------------------------------

北方的冬天冷得滴水成冰,整座城市都压抑着,秋季的凉爽早已随着一场大风飘走,剩下的就只有零零落落的白雪,和冻得几乎要刺穿皮肤的寒冷。


尽管冬日北京的大街上还是人来人往,但总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是夏季的喧腾吗?


不得而知。


对于巷子里的孩子来说,冬日的到来代表着寒假,代表着一个月的休息和玩耍。


孩子与成人不同,成人埋怨着冬日的寒冷和迟迟不走的大雪天气,孩子则喜欢着冬日的一切,就算是冷了些。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从天而降的雪花,而大部分孩童都很喜欢,他们喜欢着雪花,喜欢着雪地,喜欢着靴子留下的一长串脚印。


就像当初王杰希和喻文州所做的一样,幼稚地穿着靴子,在厚厚的积雪上踩下脚印。


喻文州是在五年前搬到北京的。那年那天,大雪纷飞,迷得喻文州看不清前方的路,眼前净是白茫茫的雾气,久久不能消散。


“杰希?”感觉到口袋里传来的震动,喻文州抹了一把脸,进了一家刚开不久的奶茶店,看清了来电的人。


他要了一杯烧仙草,是他最喜欢的。


喻文州把围巾裹了裹,不禁感叹,“北京还真是冷啊,好干燥的感觉。”


打小在广州出生长大的他早就习惯了那里的炎热和冬天的湿气,哪里还适应得了北京冬天的寒冷和干燥。


一南一北,差得远了。


王杰希到的时候,喻文州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扭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是数不尽的笑意和温柔。


“你说给我点的烧仙草?你自己喝掉了?”王杰希拉开对面的椅子,看看桌上已经见底的杯子,又看看若无其事的喻文州,挑了挑眉。


“你来得太晚了嘛,看把你家恋人冻成什么样子了,差评啊。”喻文州开着玩笑,稍稍直起身,准备去亲吻一下许久没有见到的恋人,却被对面同样笑意盈盈的人先行一步,占了主动权。


喻文州挣扎了一下,轻声嘟囔:“这里那么多人呢。”


流连忘返地离开温暖的嘴唇,王杰希在自家恋人的轻轻颤着的眼睫上又落下一吻,“那也是你先引诱的我啊。”



那也是你先引诱的我啊。


是啊,是我先引诱的你啊。


那你为什么又不要我了呢。


……抱歉。



五年前,喻文州第一次搬来北京的时候,他们还是那么恩爱,每天都做着一般小情侣该做的每一件事情,他们几乎没落下一样。


他们一起度过四季,一起欣赏大雪纷飞,新树嫩芽,一起感受烈日炎炎,秋风乍起。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压力施加在他们身上,那王杰希和喻文州,就是最好的一对,没人能够将他们拆散。


他们会一直走下去,一起看遍前方的所有风景。


他们会相望着彼此,眼底是无穷尽的温柔宠溺。


可惜,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如果。



熟悉的音乐响起,王杰希从厨房出来,用围裙草草擦了擦手,拿起手机,显示的也是最熟悉的三个字,喻文州。



前几天的一通电话把喻文州从北京叫走,理由当然是最普遍的:你妈病了。


要不然就是:你爸病了。


深知这种套路的喻文州自然不会相信这种低质量的谎言,可他还是想去看一眼,万一是真的呢?


王杰希把喻文州一把捞进怀里,揉了揉恋人的头发,还是那熟悉的手感。“要真有事就回去吧,反正之前也异地了那么久。”


“那杰希可要想着我啊,要是我不在的时候你找上别人了怎么办呢。”喻文州打趣道。



王杰希接起电话,“文州?伯母身体好吗?”


半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文州?”王杰希有些急了,生怕出什么事。


“杰希……”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得吓人的声音。


王杰希最熟悉不过,“你嗓子怎么哑了?文州,出什么事了。”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喻文州还没有想好如何跟他最爱的人说,他罕见的,语塞了。


如果不是身体反应快过大脑思考,喻文州压根就不会选择在他刚刚和父母大吵一架之后拨通电话。


可是,他拨通了。


喻文州垂下眼帘,深吸了一口气。


“杰希,我要去相亲了。”


王杰希皱了皱眉,像是没听清一样,确认了一遍,“文州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相亲了,我们分手吧。”


喻文州紧闭双眼,手机险些滑落在地上。


王杰希出乎意料地冷静,眉头舒展开,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那祝你好运。”


“杰希……抱歉。”


一阵忙音。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的季节,北京依然寒冷,而那唯一的暖流,却早就消失不见,找也找不回来。


就像是孩子在沙滩上留下的一长串歪歪扭扭的脚印一样,再回过头去的时候,已经被海浪冲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北京的家重又回到了五年前王杰希一人居住的感觉,即使每样日常用品都有着两份。


其中一份,仍然保持着喻文州走时的样子,就连杯子里牙刷的朝面,角度也没有改变一丝一毫。


他们彼此都在尝试忘记对方,忘记一切,回到那所谓的“正常人的行列”中去,与其他人一样,生儿育女。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社会是这样残酷,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的一切。


他们就连彼此在一起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一辈子的誓言。


或许几年以后,他们都不会再见面,过着分道扬镳的生活,互不相干。


或许会在别人指着相框里笑得灿烂的他们时,只是淡淡的笑笑,说,


“那是我的朋友,非常要好的朋友。”


仅此而已。


----------------END-----------------

 

你们……觉得……虐吗?


 
评论(12)
热度(23)
© uni-|Powered by LOFTER